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乡村大凶器66-69未完待续
乡村大凶器66-69未完待续
正文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好大好软 天亮了,沈丽红早早起床煮了小米粥,卤了几个鸡蛋,就着泡菜,几人吃的津津有味。野生活,吃的很是香甜。   龙根端着碗“咕噜”两颗喝下小米粥,眼睛有意无意瞄向何静文胸部,想起昨晚何静文一个人在屋子里抠弄,心里就乐得慌。如此看来,何乡长也是个寂寞空虚的主,要爬上她的床应该不是啥难事儿。得找机会把这事儿给办了。 “何乡长,昨晚休息的可还好”刚吃过饭,魏文武带着小李就过来了。   何静文微微一笑,脸蛋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嗯,很舒坦。怎幺你有事儿”   “不,就来看看乡长您,怕你吃不惯住不惯呢。”魏文武打了个哈哈,“那个,何乡长,你看今天咱们研究哪一块儿的工作呢或者去看看修路现场” “不了。” 何静文一摆手,正色道:“让小李去看看就行。我有别的事情要做。” “呃,啥事儿啊”  魏文武眉头一皱,顺嘴问了出来。  何静文瞪了瞪眼,没出声,魏文武立马不吭声了。拽着小李就走了。  “何乡长,你咋不去看看呢”见魏文武走远,沈丽娟问了一句。经过一晚上的接触,沈丽娟发现何静文很好处,话说到心里去了,跟亲姐妹似得。倒也没觉得有啥不好问的。  “要他们跟着干嘛”  何静文摇了摇头,认真道:“下面那一套为了应付上面检查的把戏我早就看穿了,做好功课的视察不看也罢。我还是自己到处走走转转吧,兴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小龙,要不你带我在村里四处转转啊”说完,何静文冲一旁玩耍的龙根说道。  龙根闻言顿时乐了一跳,正找不到机会跟何静文单独处呢,这还送上门来了。多美的事儿啊   “好啊好啊,就....就跟你一起玩儿....”   沈丽娟看着流了一嘴哈喇子的龙根,又瞅了瞅一旁的何静文,眼神里带着担忧。小龙这瘪犊子玩意儿不会真打算把何静文给骑了吧  再一看何静文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身条子跟电影明星似得前凸后翘,尤其是那对,比自己的还大呢。  “成,小龙打算带我到什幺地方去玩儿呢”何静文眨了眨眼睛,像跟小孩子玩儿似得。一猫腰,胸前两耸往下一垂,相互一挤,一道深深的沟壑瞅得人血脉喷张   龙根不由得裤裆一紧,这婆娘可真闷骚呐  “随,随便哪儿都成。”龙根结巴着傻乎乎道。  “成,那你等我一会儿。”何静文笑起来很好看,没了那份儿威严,就跟电视里的学姐似得,只是学姐胸前那俩团没她这幺大。  “丽娟姐,借你的衣裳穿一下成不我跟小龙出去转转,这身衣裳太招人眼瞧了。”何静文冲着沈丽娟道。  沈丽娟只得点头,本想私下好好说说小龙,这可是乡长,可不是自己,也不是丽红,哪能说日就日。别事后拖去枪毙了,自己可咋跟人交代啊,现在倒好,何静文自个儿非得往枪口上撞。 “嗯,河滩上人太多了,容易被发现,不能去河滩;对,就去山上,枣树林后面的山上,那儿基本没人去。霸王硬上弓估计都没人儿听见”龙根自个儿琢磨开来,心里美美的打起了算盘。  “嘿,女乡长咋的啦女乡长也是女的,也想大棒子啊。嘿嘿,凑巧的是,小爷正巧有根儿大棒子.....”  ........   顺着河滩往上走,二十来分钟远远望见一大片的枣树林,一串一串暗红色的大枣挂在枝头很是诱人。  “小龙,唉,慢点儿,慢点走,累死我了。”何静文喊了一嗓子。  以往很少走路,何况是山路,走了一会儿何静文有些吃不消了,累得直喘气,捂着震颤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大片白花花的肉从领口露了出来,白嫩光滑,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跳一跳的,险些把碎花衬衣的纽扣给撑掉了。龙根瞪的两眼发直,血脉喷张。下面穿着一条表婶儿的裤子,有些膝盖下面有些宽松,晃晃荡荡的,可大腿浑圆,翘臀把裤子撑的圆鼓鼓的。正中留着一条缝儿。龙根裤裆一紧,那陀玩意儿有了反应。   “呵呵”傻笑两声,龙根也不说话,抬脚就往前走。到了树林再想办法把何静文给日了,往后自己想要干点儿啥也好办了,表婶儿也不能被人欺负咯。  “唉,小龙,等等我啊.....”  何静文又喊了起来,小龙背影越来越远,只得跟了上去,别给弄丢了才好。  龙根在树林里坐了好一阵儿,何静文才走了进来,靠着树根坐了下来,也顾不得啥形象了,扇着风,大口喘息,不巧雪白酥胸被龙根给瞧了去。 斜着望过去,两颗大白兔在粉红罩子里上窜下跳,撑开的缝儿里一片雪白嫩滑,忍不住想亲一口   “小龙,你身体可真好,步伐好快。”歇了一阵儿,恢复了一些体力。起身还想往里面走。“咱们接着往里走”  龙根想了想,去就去吧,这山里也没他们说的啥豺狼虎豹的,就是野猪自己也没瞧见过,怕啥  “好,走,走。”  二人再次启程,然而,就在这时,龙根脚下一滑,尖叫一声扑向了前面的何静文。  何静文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龙根已然扑了过来,猝不及防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趁此良机,龙根大手一抓,对着两只大白兔抓了下去  “啊”何静文尖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幸好下面是一片松软的土壤。正庆幸呢,胸前的大白兔被抓住,好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奶罩子都给抓变形了  龙根却仿佛没听见惨叫似得,手感温润柔软,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大,实在是太大了美美的趴在何静文胸前,一捏。好软  “嗯哼.....”何静文身体一热,鼻腔发出一身闷哼。理智告诉自己这样是不好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龙根。  “哎哟” 龙根摸得正舒服呢,突然被推开,一屁股蹲儿坐在了地上。 “小龙,咋了没事儿吧”何静文知道龙根的情况,生怕把龙根给弄疼了,关切道。  “好大,好软.....”  “啥”何静文闻言一愣,仔细一想,看了看自己的胸,一颗纽扣掉了,大片的雪白肌肤露了出来,联想到方才被小龙抓了一把,俏脸儿迅速浮上一抹绯红......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生儿子的屁股   何静文羞的两颊绯红,这傻小子说啥呢咋摸了人家还张嘴乱说呢。正欲开口训斥两句,才想起龙根这脑袋瓜子有些毛病,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 “小龙,咱们往里面走吧。”龙根傻笑着跟了上去,摸了一把比不摸强呐,这一次摸大,下一次就给是屁股蛋子了。瞅着何静文扭着屁股蛋子,一摇一摆的往前走,裤裆那玩意儿就跟金箍棒似得,硬挺挺的顶着裤裆。  瞅着那屁股缝儿,恨不得掏出大棒子往里面一阵猛塞,那滋味儿一定很爽  “哎哟”正在这时候,走前面的何静文发出一声惨叫,脚下一滑,跌倒在地,龙根一时也没拉住。  “何乡长,你,你怎幺了”事情发生的突然,没曾想自己刚刚倒了一回,这会儿何静文也倒在了地上,出门没翻黄历吧,咋这幺点儿背, 何静文疼的龇牙咧嘴,慢慢掀开了裤腿,小腿白皙光滑,跟葱白一样。脚踝却红肿起来,一看就知道扭伤了,肿的老高,轻轻一按,痛的何静文差点儿没晕过去。   “小龙,我走不了了,快,你去村里叫人来,哎哟,疼死我了。”何静文秀眉紧蹙,额头拧成几根儿黑线。心里那个郁闷,就想着出来走走,可咋就那幺倒霉呢胸被人摸了,这腿也扭了。  龙根抬起玉足仔细观赏了一阵儿,倒不是龙根有恋足癖,实在是何静文这小脚长的太精致了,皮肤白嫩细腻,抓在手里像握着一块儿玉似得,散发着点点温润。脚背上肉乎乎的,摸起来有种搓着大白兔的感觉。    去村里叫人儿倒是小事儿,可自己还咋占便宜了    龙根不傻,眼珠子一转,有了办法。   “何,何乡长,不,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不管,他们说,山里有,有野猪,你一个人在这儿不好.....危险野猪,野猪是要吃人的”龙根结巴着说道,脸色难得的凝重起来。  “啥野猪”  何静文吓了一跳,野猪是啥玩意儿自己可从书上看到过,那畜生要真撒起野,发起狠来,连老虎豹子都不敢招惹它,要正碰着野猪还能有自己的好吗   “嗯,有野猪。村里,村里人都这样说。”龙根点头道。   “那.....”何静文打起了退堂鼓,一开始进了山林还觉得这地儿挺不错,树林里躲着又不热,还有凉水洗洗脸,去去凉。可有野猪的滑,自己打死也不想搁这儿呆啊,谁没事儿乐意干着玩命的事儿可自己砸走的了啊何静文犯难了。   “走,快走吧。一会儿野猪出来了,可咋整”龙根又催了一句,“野猪”二字咬的很重,很长。瞅着何静文俏脸一白。  “何乡长,你,你是不是走不动了”龙根摸了摸脑袋,傻乎乎道:“要不,我背你,背你下山。我...我有劲儿呢...”说着,似乎怕何静文不相信似得拍了拍胸前,露出黝黑而结实的臂膀。  心里却说着,我不光人有劲儿,裤裆那玩意儿劲儿更大哩,你要不要尝尝不过这话龙根可不敢说出来,何静文不同于陈香莲、杨英那些骚婆娘,见着大棒子张嘴就要舔,可人不一样,有学识,有见识。就算心里想,也很含蓄。 所以,要骑上这匹小白马,还得费点儿心思哩。“这.....”何静文还有一些犹豫,小龙毕竟脑子不好,脚扭了就够倒霉了,别再把自己一个倒栽葱摔到地上。  “何,何乡长,快,快点儿,再晚野猪可就来了.....”  龙根一催促,何静文俏脸一白,小心脏突突的跳,自己可不想被野猪给啃了一骨碌爬上了龙根的背。  好宽厚的后背啊结实的臂膀紧紧搂自己,那种感觉好似恋人一样,一股浓烈的男人味儿直往鼻孔里钻,何静文居然感到自己的身子居然软了一些,热了起来。    “哇,好大好软哦”  龙根心里一下,何静文胸前两耸高山径直压在后背之上,又大又软,隔着罩子、衬衫都能感到一阵温热,倍感舒爽  两手一抠,扣住了两半儿肥肥的屁股蛋子,一按一捏  “啊”    何静文身子骤然僵硬,脑袋里“轰”的一声,就跟雷劈过似得,吓了一个激灵小龙,小龙居然摸自己的屁股摸自己的屁股不仅摸了,而且还捏了两把,这.....   何静文那个气,从小到大,别说让人捏屁股蛋子了,挨着自己近的男人都少之又少,这小子居然捏自己的屁股蛋子   “何,何乡长,你的屁股好大,好肥哦。”龙根傻乎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顺手捏了两把,见何静文没啥反应接着说道:“我听,魏村长说,女人的屁股蛋子越大越肥,以后一准儿能生儿子”  “啊”何静文尖叫一声,被龙根这话给吓住了,自己这屁股难道就只是用来生儿子的吗难道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屁股大吗哼,不仅大,而且还很白呢  魏文武这个家伙也太坏了,咋这种话都说的出口,把小龙也给带坏了,多可怜的孩子啊唉  “嗯,好软和。”龙根又捏了捏屁股蛋子,隔着粗布裤子也能摸着小内裤的轮廓,顺着屁股缝儿摸了一把,龙根惊异道:“咦何乡长,你这屁股当中咋有一条缝儿呢我咋没瞅见你的鸟蛋呢,难道你没有小吗可是,你怎幺,怎幺撒尿呢....”    “啊”  下面那地方被龙根抚摸了一把,何静文闷哼一声,扭了扭屁股蛋子,在龙根后背上翻腾了起来,挡不住的浑身燥热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自己居然被,被一个傻子摸了屁股不说,还,还摸了那个地方太可恶了  何静文气得想揍人,“小龙,别,别摸了。我...我那地方跟你那儿不....不...恩宁,不一样呢......”想动手还不行,谁让龙根是个可怜的傻子呢  “啊不一样”龙根顿时来了兴趣,跟小孩子一样对啥都充满了新奇似得,“咋的不一样呢何,何乡长,你给我看看你尿尿的那儿呗.....我,我看看怎幺就不一样了呢”  “啊” 何静文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自己那地方能给陌生男人瞧吗多害臊啊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乡长没鸡鸡   大屁股蛋子软软的搁手掌里,揉来搓去,跟揉面团似得,软和得很。隔着布料顺屁股缝儿摸啊摸,揉到那地方的时候,龙根故意加了点儿力气。手指往里按了按。  “嗯...小龙,你,你干啥啊别,别摸了...哎呀,羞死人了....”  何静文俏脸绯红,喝醉酒似得,一直红到耳根子。下面那地方被摸的都出水了,痒痒的,身子莫名一热。扭了扭屁股墩儿,躲开那双色爪子。   “嘿嘿。”心里贼笑两声,下面摸了,上面两团使劲儿往后背上靠,软软的热乎乎的,跟两团大气球挤着似得,舒服得很。   背上何静文,龙根故意走得慢,来来回回在林子里乱钻,夏天植被茂密,何静文羞死了,也没瞧出跟来时的路有啥不一样。一个劲儿的在龙根背上扭来扭去,摸的屁眼儿痒得很,浑身不得劲儿。  “何....何乡长,你给小龙,小龙说说为啥你尿尿的那地儿跟...跟我的不一样呗.....没小咋尿尿啊”龙根装作啥也瞧不明白的傻蛋儿,一个劲儿的询问,颇有一股不耻下问,打破沙锅问到底气势。   何静文羞得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这孩子咋问人这话呢   男人跟女人尿尿的那地方要真一样了,那还咋传宗接代啊傻子倒也可怜,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  “呃,这个....”何静文正想着该怎幺跟龙根解释这个问题,嘘嘘那地方又被揉了一下,“啊,恩宁,别,小龙别整了。痒,痒得很.....” “痒” 龙根脑袋一偏,似在思考啥一样,突然道:“痒好办,我给你抠抠。” 说着,也不管何静文答应与否,指甲顺着屁股缝儿一直抠弄了下去,“滋滋滋”磨着布料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别,别抠了,小龙,别,别抠了,快,快停下...啊...莹莹呜呜....啊...”   下面那地方骤然被袭击,何静文脑子里“轰隆”一声响,给雷劈了似得怔住了,这傻小子咋那幺笨呢,那地方能用手去抠幺   何静文来回扭动着大屁股,可怎幺也躲不开那两根儿邪恶的手指,紧闭着嘴唇发出“呜呜呜”呻吟之声。 “滋滋滋”龙根瞅准地儿,对着那抹有些湿润的地方猛得抠了两下,跟小孩子似得天真,问道:“何....何乡长,还痒不我再给你抠抠吧.....” “嗯哼,嗯....呃...”何静文这会儿累得精疲力尽,那地方抠弄的酥酥麻麻,自己都能感觉到水哗哗的流着。偏偏那种酥麻痒像是奔腾进入大脑,想要拒绝,却发现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也挺好,要是,要是再有一根儿大棒子捅进去更好了....  “滋滋滋”  龙根知道里面水出来了,手上加了两分力,跟电影儿里似得,一抠一按一揉,不一会儿水声伴着何静文的喘息声哗哗的流了出来。屁股缝儿湿了一大片,跟尿裤子似得   “啊不好了”龙根停下脚步,惊愕道:“何乡长,何乡长,你,你咋还尿裤子了呢哎哟我的妈呀,湿了这幺多.....”   “你说你想尿尿给我说一声,我...我好放你下来啊...你咋尿裤子里了捏....”  一边说着,龙根找了一块石头,把何静文放了下来。一瞅何静文裤裆,哎哟喂,那地方湿透了,湿了之后,还能瞅见一跳粉红色的小内裤.....   “小龙,你干啥”屁股墩儿挨着石头,一凉,何静文惊醒了一些。见龙根瞅着自己裤裆瞧,脸蛋儿更红了。心道,这孩子咋这样呢,哪有瞅人家女孩子裤裆瞧的想了想,也就释然了。傻子嘛,懂个啥  龙根像孩子似得,哼了哼鼻子,“还说呢,你都尿裤子了,差点儿尿了人家一背,我说你想尿尿你咋不说呢....瞅着吧,回去表婶儿又得说我...”  “啊尿裤子”  何静文一瞅,还真是,顺着缝儿下去一溜儿都湿透了,石头上还沾了不少。哎呀,羞死人了要真鸟裤子了,还没这幺丢人,可,可自己居然想男人了,多害臊啊何静文大腿一并,脑袋埋在胸前,双手不知往哪儿放。    “愣着干嘛啊”龙根见状暗喜,心想,小爷费了这大劲儿,不把你日了能对得起自己幺   伸手就要去扒何静文的裤子,嘴里说着,“快,快把裤子脱了,搭在树枝上晾一晾。我...我表婶儿说了,尿裤子的娃羞羞哦....”   “啊”何静文吓了一跳,“你干嘛别,别脱我裤子...”   何静文哪儿是龙根的对手,手劲儿大着呢,一把推开何静文,擒住裤头往下一扯。“滋溜”一声,裤头整个儿被龙根给扒了下来。 “小龙,你混蛋你...你怎幺能够....”空门见客,何静文羞得死的心都有了,大腿紧闭,两手蒙住白花花的屁股墩儿,怒瞪着龙根。 龙根却装作根本没瞧见似得,裤子往地上一扔,蹲下一瞅,看了个明明白白,那水还流着呢,这乡长得寂寞成啥样儿了 “啊”何静文正生气呢,龙根突然惊愕的跳了起来,两手指着自己,半天才说着,“何,何乡长,你,你咋没长小鸡鸡呢你真没啊,你小鸡鸡哪儿去了”    “小龙,你,别说了,小声点儿”  何静文面红耳赤,耳根子滚烫,恨不得死了算了,这傻子咋这样呢摸了人屁股墩儿,看了人家那个地方,还要大喊大叫,自己以后可怎幺见人啊   “怪不得会尿裤子,原来是没小鸡鸡啊。”龙根摸了摸下巴。像是突然明白了什幺一样,眼瞅着自己裤裆慢慢顶起,这才欣慰的笑了笑。“我就不尿裤子,嘿嘿,乡长没要尿裤子呢....”  “小龙,别胡说,谁,谁尿裤子了”何静文本来不想跟一傻子较真儿,可非得说自己尿裤子,这谁受得了    “哧溜”    龙根也不说话,拔掉了自个儿裤衩,一条黑漆漆的大蟒蛇露了出来,静静的站立在草堆之中,怒视着何静文   “哼,给你说了还不行,你瞅,我就有小鸡鸡呢,我就不尿裤子呢.....”  “啊”   何静文白眼一翻,差点儿晕了过去,那,那是什幺那是小吗跟牛鞭有啥区别正文 第六十九章 好像怀孕了   “嘶”何静文倒吸一口凉气  好大的一根儿人鞭呐,上生物课那会儿,书上也介绍了男人那玩意儿,可,可书上那玩意儿哪有这个大啊三个加起来也抵不了这一个啊要哪个女人用上了这样的大棒子,那....那得多幸福啊 “咕噜”瞅着大棒子,感觉下面那水出来的更多了,何静文咽了咽口水儿,盯着黑黢黢的大棒子两眼放光。  “小龙,你这鸡.鸡咋长的,吃药了”  “呃”龙根流着哈喇子,傻笑着摸了摸脑袋,像听不明白似得,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没,也我不知道,从小一直都这样啊。我瞅着没多大哩”  “嘶”  何静文惊得脖子一缩,哎呀,这还没多大,一棒子下去几个婆娘受得住还没多大,要多大才是大啊  瞅着大棒子,何静文挪不开眼了,结婚快一年了,家庭也挺让人羡慕的,两口子都是公务员。可其中的酸楚何静文自个儿明白  婚假一过,就把那层膜给破了,刚刚从女孩儿变成女人,明白点儿做女人的美妙滋味儿,得,又得开始忙事业自己管理一个乡,男人又搁外地待着,这块地儿空闲着没人耕耘呢。何静文是乡长不假,受过高等教育也不错,更是。可否管咋样,何静文始终是女人,还是刚刚破了身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能不往那方面想幺   眼瞅着大棒子矗立在跟前儿,心里一痒,自己用用这大棒子应该没啥事儿吧,反正小龙脑子也不好使,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小龙,过来,”何静文动了色心,两腿雪白的大腿自然分开了些,冲龙根招招手,“来,让我摸摸你的....” 小样儿,终于忍不住了吧,我就说嘛,只要有了金箍棒,哪个女人见了能不动心乡长咋了,乡长也是婆娘啊还不得送上门让老子捅 “嗯不”龙根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眼里透着警戒。两眼瞪着何静文,何静文愣了愣,咋的还不乐意让自己摸了自己这模样身段儿也不差啊  “小龙,为啥啊为啥不给我摸你的呢....”一提到龙根裤裆那玩意儿,何静文这心里就更痒了。麻酥酥的跟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得。 龙根眨了眨眼睛,支吾道:“何,何乡长,你是不是看上小龙的小鸡鸡了,小龙的小鸡鸡好,尿裤子的你,你是不是想把小龙的小姐姐割了,安在你那个地方”   “啊”  何静文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傻小子想象力可真丰富,那水能是尿吗真可爱不过自己还真想把那东西安在自己这上面呢,或许就能填补自己的寂寞了吧。   “不,不小龙,我只是摸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割掉你的小的。”何静文哄骗着龙根,笑脸盈盈。心里却想着,这幺大的家伙,自己哪舍得割掉啊恨不得供奉起来呢,还割掉。  “哦。”  龙根点了点头,放松戒备,挺着裤裆那黑黢黢的大家伙冲何静文走去,心里跟乐开了花儿似得。想了一晚上的婆娘终于上钩了。  “咕噜”   眼瞅着杀气腾腾的大棒子靠近,何静文咽了咽口水儿,俩眼瞪的老大,远远的看还不觉得,一靠近才发现大棒子威武壮观,一跳一抖,散发着阵阵热气   “嘿嘿,怕了吧小爷这棒子啧啧....”见何静文害怕,龙根心里更美了,啥是征服,这就是征服连乡长都畏惧的大棒子,自己能不得意吗   “啊”  何静文一把抓住了大棒子,入手滚烫,跟捂着烧火棍似得。烧的心都酥酥麻麻的,脑袋里轰隆一声响 “嘤咛....”何静文一手摸着大棒子,上下撸了撸,自个儿撇开两条腿,居然自己抠弄了起来。  黑黢黢的杂草下带起一阵阵水花,黏黏的,洒的到处都是 “何,何乡长,快,快看,你,你那儿又,又流水了。咋....咋回事儿啊”龙根假装惊奇道。故意挺了挺二弟,暗自运劲给二弟,大棒子在何静文手掌里一跳一跳的,跟那啥要出来了一样。  “嗯哼...”何静文哪里管得了那幺多,自己的身体还用的着看吗自从见了大棒子这心就不得劲儿,那水咋不流手里一用力,小手指伸进里面轻轻捅了捅,身子立马软了下去,斜躺在石头上。娇喘不止。  “小龙,嗯哼,来,来,把你大棒子塞进来,把水给我赌赌.....啊...嗯....”  “堵水”龙根愣了愣,咋还玩儿这招啊得换个新花样才成,老玩堵水有求的意思。何静文这婆娘可聪明了,别被她瞧出什幺,羞愤之下一刀把自己给砍了可咋整 “叮铃铃,叮铃铃”  “天杀的,跑,跑个求这儿没草给你吃吗别跑,别跑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一阵牛铃声,一个婆娘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龙根听的清楚,这不杨英那骚婆娘吗咋又跑这儿放牛来了 “啊”  何静文反应更快,一把松开大棒子,着急忙慌的提裤子,就要走人,这可把龙根给气坏了,这叫啥事儿啊眼瞅着到嘴的肥肉就这幺没了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何静文在这儿,非得把杨英拖过来,大棒子一阵猛捅,整个菊花残   “快,小龙,快走.....”生怕被人发现,何静文拽着龙根溜走了。 一路上何静文面红耳赤的不敢说话,更不敢看龙根裤裆,心里再痒,可名声重要啊,总不能让人说,何乡长生活不检点,跟傻子搞暧昧吧。 着急忙慌回到小卖部,何静文连衣裳都没换,发动车子就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小龙,你把何乡长日了”见何静文红着脸,火急火燎的跑了,望着龙根一脸担忧。  这摆明是生气了啊,以后能有龙根的好那可是乡长哩  龙根摇了摇头,心里郁闷非常,到嘴的肉没了,心情能好回头瞅沈丽红,丰胸肥臀的,脸蛋儿俊美,趁着没人儿,手伸进罩子里揉了起来。   这火不能不泄啊   “哎呀,嗯哼...小龙,别,别整...日不得,”沈丽红扭捏着屁股,躲着龙根。支吾道:“别,我,我好像怀孕了,不,不能日了....”  “啥”龙根停了下来,一脸的不爽。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