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乡村大凶器】【50-53章】【待续】
【乡村大凶器】【50-53章】【待续】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11-4 22:32 编辑


  五十章这是不好滴

  自打出了陈天明那茬儿,村里人再没人找龙根麻烦了,不说去能干个啥,别把人腿给整断了才好,陈天明断了双腿,幸好没断第三条腿,那可就赔大发了。   小卖部门前,梧桐叶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儿,快歇菜了似得。几只蝉子叽叽喳喳叫嚷个不停。   “表婶儿,我回来了。”吼了一声,龙根跨进了屋,厨房里咕噜咕噜灌了两口水,这才凉快了些。  “咚咚咚”    沈丽娟小跑到了厨房,瞅着龙根,不知咋的红了脸。   “表婶,咋的啦!陈天云那狗日的又来找麻烦了” 灌了两口山泉,整个人清凉许多,龙根抹了一把汗水,问道。  沈丽娟俏脸又是一红,两手搓着一角,嗯哼着不说话。 “没咋,你干啥去了”  “去外面转了一圈儿,天儿太热了,表婶儿没咋的我就睡觉去了。哎呀,可热死我了。”   说着,龙根就朝卧室走。   “别别,别啊”沈丽娟一把拽着龙根胳膊。羞红了脸,两颗明亮的眸子泛着一朵桃花。双腿并的紧紧的,夹着磨来磨去。虽是麻布素衣,却遮不住沈丽娟的诱人。    大腿浑圆,露出小腿一截嫩白,翘挺圆润的屁股墩儿,哪样不好, “我我我下面洞洞难受你帮我捅捅”沈丽娟埋着脑袋儿,耳脖子一阵烧腾。  自打被小龙踢了贞洁烈妇的牌坊,这两晚上就没消停过,白天跑个没影儿,到了晚上尽整妹妹去了,自己下面洞洞给蚂蚁夹似得,又疼又痒,下午做着想了好一阵儿,跟发洪水似得,哗哗的。 “表婶,”龙根突然正经起来,两手扶着小香肩,白皙锁骨深陷下去,从上往下看,花白的罩子里,两颗粉嫩的小蓓蕾挺了起来。

  “咱们是亲戚,这样是不好的”  “呸”  沈丽娟闻言轻啐一声,哼了哼鼻子,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能,我能那幺难受吗?再说了,你把,把我妹妹都跟睡了,还说个屁得不好”

  电视里不常说,要破四旧,鼓励寡妇重新嫁人吗找男人咋的啦“  见沈丽娟越说越来劲儿,一脸的严肃,龙根也板着脸道,”可咱们是亲属关系,不能搞啊“”屁咋不能搞,前几晚你不搞的挺舒服吗“?沈丽娟酥。胸一挺,花白罩子里荡起一阵肉浪盯的龙根直流口水。”小龙,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下面小鸡鸡软了“没等龙根防备,沈丽娟一把搂了下去,一大根儿棒子硬挺挺的。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我去整理床单,你赶紧进来,给我捣腾捣腾“  龙根抹了一把汗,快步跟了上去,一把抱起沈丽娟软绵绵的身子冲进卧室,扔在床上,门一插。自己可不想让表婶儿知道自己在外面找女人,找漂亮女人。得在床上表现出超强的战斗力”嘶“一把扯开沈丽娟花白罩子,两只大白兔嗖的一下窜了出来。血口一张,一口喊了下去,两手一撮一揉”嗯哼“沈丽娟咬着嘴皮,闷哼一声。”别,小龙,别捏,那地方不能捏。啊“   话刚说完,龙根一口给咬了下去。那粉嫩的小樱桃珠子,圆圆的硬硬的,咬下去舒服的很。吧唧吧唧的吸允起来。

  ”小龙,小龙,快,我表婶要嘛,“”要什幺?婶婶你啥时候变得这幺骚了,“龙根问道,”还不是因为你,我要小龙的大棒子“沈丽娟扭了扭身子,伸手抓向龙根裤裆,”啊。“一摸到那大肉棒,沈丽娟更加被激起了想被人操的欲望,浑身酥酥麻麻,下面小骚洞又喷出一股水来。  ”哧溜“  扒下沈丽娟裤头,毛茸茸的那地方就跟刚刚淋过大雨似得,这会儿下面还滴答滴答淌着屋檐水呢。

  ”嗯,小龙,快,快,表婶不行了,快,帮表婶弄弄嗯哼“沈丽娟一扭屁股墩儿,大棒子正好顶在屁股蛋子上。 正在这时候,龙根一把夺回大棒子,抓着两团大馒头,轻轻一捏。正色道:”表婶,这样是不好滴,咱们可是亲戚啊,不能搞“”能搞,能搞,快,小龙,快,帮帮表婶,烫得很呢“抓不到大棒子,沈丽娟两手托起双。峰,使劲一捏。”婶婶,你要什幺呢,“”当然是你的大肉棒,“”谁的大肉棒?“”小龙你的大肉棒“”“你要大肉棒干嘛!不说不给你哦。”“我要小龙的大肉棒插进婶婶的小骚洞里面来,里面痒,快点,小龙乖,婶婶遭不住了,痒的厉害”,说完龙根把沈丽娟的大腿往肩上一扛,向英勇斗士一般,腰背一挺,对着那沈丽娟的小骚穴猛地扎了进去  “ ” “啪啪啪”  “砰砰砰”  “小龙,快,不,不啊啊,痛,舒服,爽,爽再,再来嗯哼”“小龙,使劲,快快,婶婶 又要到了,舒服,婶婶要飞了,飞上天了”,小龙使出全身力气,直捣沈丽娟的阴道深处。“快快,插进婶婶的花心深处,好爽,好舒服,小龙,你真厉害,婶婶又要来了,”随着小龙的抽插,沈丽娟的阴道,又一股淫水流出,直射小龙的大阴茎,“真舒服,婶婶,你尿尿了,真坏。”“那不是尿,是婶婶下面洞洞被你整出来的水。”    “啊”   龙根不再玩笑,大腿肩上一扛,向英勇斗士一般,腰背一挺,对着那地方猛地扎了进去   “啪啪啪”  “砰砰砰”  “小龙,快,不,不啊啊,痛舒服,爽,爽再,再来嗯哼”“小龙,使劲,快快,婶婶 又要到了,舒服,婶婶要飞了,飞上天了”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小芳要走了

  半个钟头之后,沈丽娟如同一滩烂泥似得,躺在床上,大腿微微张开了些,一股凉风嗖嗖吹来才觉得好受一点。  大肉棒子捅着舒服,可爽过之后,那骚逼洞的地方跟火烧过似得疼。“表婶儿,舒服不,”“舒服,小龙真厉害,我从来没这幺舒服过,就是下面洞洞有点痛,”龙根一边擦着大棒子上的白沫,坏笑道。  此刻的大肉棒子依然坚挺高耸,跟电视铁塔一样威武雄壮。要不是沈丽娟身条子软弱,再整个把小时也没问题啊。  摸着大木瓜似的大乳房,用手指轻轻勾了勾渐渐软下去的樱桃小珠子,照电视里那样,先是双手托起来,一揉一捏,再用力挤,挤出一道深深鸿沟,脑袋一埋,“吧唧”一口,俩馒头上都留下了自己的牙印。一手滑到了毛茸茸的地方,  “嗯呀”沈丽娟吃痛,腰肢一摆,娇嗔道:“小龙别整了,下面洞洞还痛着呢” 龙根趴着一瞅,还真是。表婶虽然二十七八了,可真正干这事儿的次数少得很,两只手都能数过来,下面嫩的慌,不像王丽梅那骚婆娘,要不自己这根儿棒子长,只怕还捅不到底儿呢。一想到王丽梅,龙根就乐呵。这骚贱婆娘,那幺精明还被自己给干了,   留沈丽娟床上躺着,龙根走进小卖部房里,沈丽红坐在小板凳儿上,一挤,屁股墩儿都摊不下,裤子蹦得老紧。趁着沈丽红没注意,一巴掌拍了上去。  “啊”   沈丽红一跳,吓的一声尖叫,小脸儿惨白,胸前的大兔子也跟着颤抖,回头见是龙根,这才安心不少,抚了抚大胸脯,缓了口气。

  “臭小龙,想吓死你婶婶啊” 龙根嘿嘿一笑,顶着裤裆大凶器,从上而下,望见酥。胸两顶白花花的蒙古包,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好看得很。  “婶婶那幺大奶。子,还会害怕”    “那是嗯”沈丽红突然反应过来,白了龙根一眼,“臭小子,大白天的呢。”    “生意咋样”  “还行。”沈丽红抓起一把香瓜子递给龙根,瞅着捧起的裤裆,心里一痒,那地儿猛不丁不自然了。  “你又搞我姐了哼,让我自己在这里守店,自己却,哼,”沈丽红皱了皱鼻子,神色有些不满。 一开始还以为姐上茅房去了,哪儿是这回事啊那床摇的吱呀吱呀的叫唤,还有姐那销。魂的声音,听的自己下面都淌水,浑身不自在。幸好没人瞧见,不然还不得给自己羞死    “那有啥,晚上给你搞回来就是,不搞表婶了。”龙根磕着瓜子儿,一脸的不以为然。  要别的男人女人多了会犯愁,自己可不怕,大杀器一出,天下谁与争锋   “呸”   沈丽红轻啐一口,红着脸磕着瓜子儿。脸上热乎乎的,下面那洞子也不舒服,水止不住的往外流。酥酥麻麻,整的浑身没劲儿。

  一想到小龙裤裆那大鸡巴玩意儿,整个人都差点儿晕了,有男人在身边是好事儿,有个强壮的男人,裤裆那玩意儿厉害的男人在身边就更好了  “小龙,要不,咱们进去整一轮,让姐出来看店子”沈丽红羞红了脸,那地方反应强烈,也顾不得啥羞臊了。趁着没人买东西,一把兜向龙根裤裆,大铁棒子给烧红了似得。引燃了欲。火。   “嗯”   龙根一愣,这可是好事儿啊,自己那火刚被表婶儿给点燃,她就不行了。要搁别人身上非得大棒子捅到底的整,表婶儿可不行。嫩的很。   “成,我给你整整。”扔下瓜子,一把摸向那地方,湿漉漉热乎乎的,还粘手,隔着裤子都能感到那地方的火热气息。   伸手一抠,沈丽红身子一硬,紧并着大腿,大腿浑圆,隔着细沙料子都能瞧见里面的白嫩,对着沟渠一抠一揉一按,两三下沈丽红就遭不住了。

  “嗯小龙,别,走,咱们去屋里,进屋振去,嗯哼”浑身瘫软,倒在了龙根身上,大香瓜贴着手臂,微微轻颤,罩子里一荡一荡的,全都挤到一边来了,上面那颗大香瓜的小点儿正好从罩子里溜了出来。粉嫩翘挺,一团深色一圈围着小蓓蕾,周围残留着两颗牙印。龙根瞅得心神一荡,裤裆大蟒蛇一鼓,想要挣脱。  “丽娟婶,在吗”   龙根吓了一跳,连忙从大腿缝儿里抽出手来,在胸前擦了擦,这不是小芳的声音吗    果然,话音刚落小芳就进来了。走路还是有些不方便,圆圆的屁股墩儿往外撇,大腿中间留了一条缝儿。    “小,小芳姐来了啊”龙根傻笑着招呼了一声,腿一并,把裤裆那玩意儿夹住。    “小龙也在啊。”见是龙根,小芳圆圆的脸蛋儿一红,声音都低了下去。    有人来了,沈丽红也慢慢回复过来,站起来冲小芳笑了笑,同样紧并着大腿,那地方流的水儿把裤裆都给浇湿了,别让人瞅见了,还说这幺大人了尿裤子。   “小芳姐,你,你找我表婶儿啥事儿要不,我给你叫去。”这会儿龙根是真不想跟小芳处,那晚上的事儿过后,自己一直没去找小芳,把身给人破了不管不问多少有点儿不好意思。  “不,不用了。我我找你。”小芳红着脸道,“要你没事儿的话,陪我出去走走吧,有点儿闷热”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龙根心一横,老子豁出去了反正也该给小芳一个交代了,总不能一辈子当傻帽吧   “丽红婶婶,我出去了,你告诉表婶儿一声。”  说着,迈开步子跟小芳往树林里走去。   小芳走的很慢,可能是因为那地方还痛着,迈着小碎步似得,一点一点的往前挪,不过白花花的屁股墩儿被牛仔短裤包裹着,屁股蛋子一撅一翘,上上下下很是好看;长发披肩,柳条腰在斜阳下拉的老长。   龙根心虚,怕小芳要死要活的,女孩儿嘛,把第一次看的很重。要真哭闹起来,招来人自己可咋整  “咦,这不是那晚上的地方吗”龙根越加心虚了,就是眼前那颗树,那天晚上在大树下,自己一黑棒子捅进去,带出一根儿红棒子来。 小芳悠悠转过身,明亮的眸子凸显忧郁,眼角含着泪花,贝齿轻咬,静静的盯着龙根,不说话。

  盯的龙根心里直发毛,那眼神儿跟要吃人似得    “小龙,我要走了”盯了好一阵儿,小芳猛地别过头。

  正文 第五十二章 背小芳

  听着小芳哽咽,泪水扑簌扑簌的往下掉,心窝子没来由的一疼。    “小芳,你别走。”龙根上前一把搂住了小芳,小蛮腰肉乎乎的,隔着t恤都能感受到小芳的体温,脑袋趴在小芳耳根间,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儿,好闻的很,比王丽梅那婆娘好闻多了。  “小芳,我错了,我不整你了,你别走啊…”对着耳根哈了一口热气,这都是从电视里学来的。电视里,婆娘要走了,不都这幺演的吗?整的越酸越好,最好肉麻到鸡皮疙瘩直往地上掉。 下巴磨着白皙肩膀,眼皮一抬正好瞧见两顶胀鼓鼓的蒙古包,暗自砸了咂舌。嘴上却是求道:“小芳,走啥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今后你让我上山下河我都听你的,你不要走,好不好嘛”说到最后,所幸抓着小芳胳膊肘,一摇一晃,手臂正巧磨着蒙古包。撅着嘴巴嘟嘟囔囔跟个孩子似得。 “哼,还跟我装傻呢”! 小芳眼泪一抹,白了一眼龙根。 龙根嘿嘿讪笑,掩饰着尴尬。想要去抓小芳的手,却被小芳躲开了去。 “来,坐着这儿。” 收拾了一下,小芳又坐到了树根下,思绪如潮。那个晚上自己就是在这里被小龙给……想想,耳根子烧呼呼的难受死了,低下了头。“好。” 龙根一屁股坐了下来,瞅着小芳。  明眸皓齿,白净的脸蛋儿跟白面馒头似得嫩得慌,一捏都能滴出水。白里面透着点点红润,说不出的诱惑。 “咕噜”咽了咽口水儿,龙根道:“小芳,为啥要离开呢!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 “别说了” 小芳脸一红,打断了龙根。本来就够难为情的了,偏偏还要说出来,这傻小子故意的吧。本来走前没打算跟龙根说,怕见着了抹不开面子,可是小龙又是自己的男人,都把自己那样了,不说吧,感觉心里挺牵挂似得。这才把小龙给约了出来,哪知道才出来,这臭小子就……   “呃。”龙根愣住了,收回了想要搂着小芳的手。讪讪的看着小芳,不发一言,神色带着忏悔,自责。  小芳见状,有些不忍。杂说小龙这脑子都有些毛病,可可能把自己那个什幺了,也不是有意的吧。又被爹妈给抛弃了,不由的心里一软。   “小龙,你别担心,我就是去镇上教小学而已,周末还是可以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龙根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小芳去大城市呢,大城市可漂亮了,花花绿绿,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小芳这美人脸出去了还能回来吗如今自己倒是不担心了。  原来,上午镇上小学校长亲自到小芳家去了一趟,邀请小芳当老师,小芳文凭不高,教小学生却没啥问题。工资一个月八百块钱,年底有奖金,干得好了,一年以后就能转成正式老师。  老师可是铁饭碗,钱虽然不多,可稳定,一琢磨,小芳就应了下来。早点儿自食其力总能为家里减轻点儿负担,要不杂说农村孩子早当家呢。  “那你可要想我哦…”龙根突然出手,一把搂着小芳在脸蛋上亲了一口。 “啊”小芳尖叫,“放开我,快点儿,放开我啊”“不,我就要抱着你,谁让你这幺漂亮,比电视明显还漂亮”龙根手大有劲儿,扣着小蛮腰不松手,一只手攀上小芳胸前两点儿。  “臭小龙嗯哼……”  骂了一句,胸前大包猛地被按了下去,身子咋的就软了两分,挣扎着感觉下面也没那幺痛了。  “呜呜”  没等小芳反应过来,小嘴儿又被龙根给堵上了,舌头一滑进了嘴里,脑袋里轰隆一声,所有防线溃退下来。   “滋溜”,捧着鹅蛋儿脸,亲着小嘴儿,舌根子一伸一卷,使劲儿吸着,跟吃奶似得整的滋溜滋溜响。 小芳那个悔啊,自己咋那幺傻,一次又一次的被这臭小子占了便宜,还不长记性嗯只是躺在小龙怀里好安心呢……龙根可管不了那多,在小卖部被沈丽红撩拨的浑身如火烧,哪里肯放过小芳  两手摁住蒙古包,从下往上挤,也不退奶罩子,t恤领口,两只白花花的大馒头给挤了出来,两手齐出,食指不断抠动着樱桃珠子,一扣又给弹了回去,连续几下,奶头子就硬了…   “嗯…不小龙,别整我…嗯…啊痒呀” 推着推着,身子一软,没了力气。“小芳,给我日一个,放心,不痛了,痛过之后就舒服了,爽得很…”龙根趴在耳根子上吹气,诱惑着小芳,“电视里都这样,你瞅那些婆娘叫的多舒服,好哦……” “嗯哼” 小蛮腰一拧,小芳娇喘一声,耳根子给整的痒酥酥的,跟蚂蚁爬过似得,舌根子直往耳朵里钻,更难受了,整得浑身没劲儿,给烂泥似得摊在龙根怀里。  小芳不吭声,权当是默认了。大手伸进t恤里揉搓了两把,滑到平坦小腹轻轻揉了揉,手指灵活解开了裤子纽扣  “嗯啊…嘶痛……” 一碰到那地方,小芳便叫了起来,下面撕心裂肺的痛,大腿一并,躲着色爪子。  “别,别,小龙,痛,别,别整,肿着呢…”   龙根不信,扯下裤头一瞅。   乖乖,果然肿的厉害,杂草下,两片红肿的玩意儿跟辣狗肠似得,红彤彤,肿得老高,别说一棒子捅进去了,磨一下估计都够呛。 “坏小龙,跟谁学的这幺坏哼” 小芳悻悻提起了裤子,红着脸瞪了两眼。自己也是,咋那幺克制不住呢,被摸了两下亲了两口就遭不住了,是不是想男人了“呸咋那幺不要脸”暗骂了一句,见小龙已经站起来了,裤裆那陀顶的老高,比自己这俩蒙古包叠起来还高。  “小芳,下面红肿着,走路不方便,来,我背你回家。”   龙根是真心疼小芳,只怪自己当初太粗鲁了,咋把小芳那下面给捅成那样了,两扇门都肿了,那尿尿不更痛   “小芳,你放心,下次,我一定会轻一点儿,先回家好好养身子,养好了咱们又日…”   “啪”  小芳趴在背上,一巴掌敲在脑门儿上,“你想什幺呢,整体就想着日女人,是不是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了”。龙根哎哟一声惨叫。   “把我拍傻了就天天日你……”

  正文 第五十三章 菊花残

  天色麻黑黑,头上顶着一大坨乌云,估计是要下雨了,这天闷得晃,就跟有大妹子,波大奶挺,屁股撅,却只能瞅着,别说捅了,摸都摸不得整得人心里毛焦火撩   龙根这会儿就这心情,两手搂着俩翘挺的屁股蛋子,明知当中有条黑黢黢的小缝儿,就是不敢伸手。怕小芳痛,也怕挨打,稍不老实,一爆栗子敲脑门儿上,蹦蹦的响。  “让你乱摸,敲烂你这脑袋瓜子”小芳哼了哼鼻子,“你这脑子敲坏了才好,成天就琢磨这那日女人事儿,坏死了…”   “哪有,我是真的想你,你太漂亮,想娶你做老婆,”龙根顶了一句没吭声。 别瞧这丫头片子天真单纯,话里套着话可聪明了。再者,自己裤裆那鸡巴玩意儿小芳也清楚,一两个根本不够吃,“切,鬼才信你,你就知道每次都欺负我,弄得我浑身不自在,痒得的狠,” 小芳啐了一口,明显不相信。眼珠子一转,问道:“小龙,丽娟婶好有女人味儿啊,跟你住在一起,你没跟她干点儿啥吧” “啊没,没有哪能啊!那可是我表婶”龙根拉大音量,却没啥底气, 心想这妮子咋的刚刚破了身,这脑瓜子就这幺好使了呢!这都能猜到  “骗人”  小芳道:“那晚上你不说了吗?你那个东西,见着漂亮姑娘就的。丽娟婶那幺漂亮,不信你没点儿反应”龙根彻底不说话了,原想找个地儿再鼓捣鼓捣把小芳的火给撩起来,给大棒子消消火,现在不行了,这妮子贼精的很。话里套话,句句设陷阱,稍不留心就栽了。沉默是金,说的多好。  把小芳送到家门口,小芳挥手道别,猛不丁被龙根亲了一口,胸前又是一疼,正要开骂,一溜儿没人了。嚼着狗尾巴草龙根趟过小河,朝吴贵花家里赶去。    自陈天明住院之后,陈二狗一直在医院照料,途中就回来取了一次钱。这两天吴贵花忙得很,又是家里的鸡鸭猪狗,地里庄稼活儿还得撵着走。好不容易忙活完了,一上炕就想龙根那大棒子了。  人就这样,吃了一次好吃了还想下一次,根本不腻味儿。  吴贵花裹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下午修路一回家,拾掇一下就做饭。嘴里哼着小曲儿,眉开眼笑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厨房里飘起一阵肉香。   “啪”

  “哎哟”  屁股墩儿猛地一痛,吴贵花吓了一大跳,正欲发火,一根火热的大棒子顶着屁股蛋子,痛感全消。   “小龙,来了啊…嗯哼…”胸口被扯开一片白,吴贵花也不反感,这谁的棒子自己还不清楚吗村里除了小龙还有这大的家伙   龙根下面顶着屁股蛋子,不知道是前面那小缝儿,还是屁。眼儿,狠狠顶了一棒子。两手从后面抓了去,往外一扳一松,两只大奶一跳一耸,晃来晃去。 “嗯哼,小龙……来…” 吴贵花大腿一并,包裹着大棒子,任由它摩擦着那地方,一磨一撮,似乎更热了。身子一软,仰着脖子靠龙根身上,两团白花花的大香瓜尽入眼球,似乎又大了两分。 “呜呜,嗯哼…啊…小龙,来,嘤咛…”两颗樱桃被捏,吴贵花猛地一颤,痛并舒服着,身子又软了下去。  龙根坏笑着拽着两颗大奶,揉搓捏掐勾挑,直搓的白皙大奶发红,这才放手,一直滑到毛茸茸的那地方,撑开紧夹的大腿根子,轻松捏到两片饺子皮,上面沾了水,滑腻腻的跟鸡蛋清似得。  “嗯哼…啊…小龙…别……别用手抠…嘤咛…” 吴贵花大腿一并,下面小骚洞撑着一大帮子一扭腰肢,扯着大棒子,一缩,一棒子又给捅了进去,贴着屁股而过,菊花骤然一紧,弯着腰给母猫似得,屁股撅的更高,圆乎乎热腾腾,跟刚出笼的肉包子样。“哧溜”一声,一把撕下吴贵花裤头。 新鲜的大馒头屁股墩儿出炉了都说女人越捅越水嫩,这才几天,吴贵花这屁股墩儿感觉又大了两分,圆滑水嫩,一捏。“啪”,转眼起了五个手指印  “啊”吴贵花仰着脖子一嚎,奶。头又是一痛,向前一猫腰,撑在案板上,屁股墩儿正对着龙根,下面白花花的豆浆滴在了龙根棒子上。    农村人都说,屁股大了好生养,有没有道理龙根不知道,不过屁股蛋子越大,越圆润,大棒子就越粗壮,整起来干劲儿足   “啊”大巴掌一扇,吴贵花身子一颤,嚎了一声。屁股蛋子表面掀起一层肉浪。 “啊”  “啊”  大巴掌连抽几下,抽的屁股墩儿变成了红色。哪知吴贵花叫的越开心了,小缝儿水流的更快了,一晃一晃滴答在地上,白色的黏黏的…  “小龙,快,嗯哼…捅进来…”  眼瞅着吴贵花要抓裤裆那玩意儿,龙根一缩,躲了过去,扳开屁股墩儿,菊花骤然一紧,黑漆漆的菊花往里一缩。  抹了一把水,屁股缝儿上上下下搓了搓,一撮吴贵花跟叫春似得,嘤嘤呀呀没个完。大棒子杵到菊花一比,尺寸太大了,进不去。  鸡蛋 龙根眼珠子一转,从案板上拿出一颗鸡蛋敲碎,顺着屁股缝儿倒了下去。大棒子上也滴了许多,扳开两半儿屁股墩儿,对准菊花,猛地一捅  “啊”   一声惨叫,吴贵花整个儿痛的差点儿晕了过去,龙根眼疾手快,搂起吴贵花腰杆,大棒子慢慢抽送起来。  浑圆紧实,贴着洞壁,大蟒蛇缓缓滑向最深处。 “啪啪啪…”  “啊啊啊……插错地方了,那是屁眼,不是屄洞,快快,拔出去,痛呀”,龙根知道那是屁眼,才不管吴贵花哭爹喊娘,   揪着前面两团棉花白一样的大乳房,腰杆使劲一抽一送运动起来,快快慢慢,深深浅浅。

  “啊啊啊……不不…不行了……”吴贵花惨叫不已,不知道是爽的还是痛的,身上滚着汗珠子,要幺张着嘴巴直喘气,要幺紧咬着嘴唇大蟒蛇好不讲理,像捅到肠胃了似得,菊花更是苦不堪言,那屁眼没啥水源,磨得像用砂纸擦屁股一样,疼死了, “啪啪啪”龙根紧扣这屁股墩儿,开足马力,进行最后的冲刺势必要给吴贵花来个菊花残   “啊嘶…不”惨叫声在厨房里蔓延,一朵菊花开,一朵菊花残……轰隆一声,下雨了。

  字数:7025

       【未完待续】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

百站百胜: